啊锕阿。

这里终于成了杂物间。

“最近查了一下洛可可这个词,它被定义为徒有华丽外表,内容空虚的装饰样式。真好笑!这真是绝妙的回答。美丽还需要什么内容吗?纯粹的美丽,总是毫无意义、无道德的,无可争辩。”

“我用湿漉漉的手把头发挽起来,哗啦哗啦地淘着米,觉得母亲很可爱,也很可怜,真想好好照顾她。得尽快把这烫发弄直了,头发会显得更长的。妈妈以前就很讨厌我留短发,如果把头发留的长长的,挽成漂亮的发髻,妈妈看了一定会高兴的。可是,我不愿意为了让妈妈开心,去做这样的事,觉得很卑鄙。”

“——你不要再看什么书了。对于主观的生活、无意义的妄自尊大、自以为是等等,你要蔑视!要蔑视!你没有生活目标,应该变得对生活,对人生更积极些就好了。你好像老是觉得自己内心充满矛盾,老是在苦苦思索、烦恼着似的,其实不过是无病呻吟罢了,只不过是你在自怜自艾而已。还有,你太高估自己了!老师这么絮叨个不停。”

这是一个乙女段子,也是一个冷笑话。
不敢多打tag。
能接受请











——中也,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丁☆丁吗,因为被你苏爆了。

——……
——白纯,我一直固执的认为你是组织内少有的正常人,没想到我还是错的离谱。

暮黎-:

【占tag抱歉】【注意】著名黑店潘多拉茶会现已改名为【幸存者物语】别问我怎么知道的,我还守着他们家旺旺催还钱呢。

狛枝凪斗在临死前想了些什么



狛枝的鼻尖飘过淡淡的血味,然而口中的铁锈味的干渴更是让他有一种反胃到恍惚的不适,只是稍微动一动手指就能感到全身的细胞因暴露在空气中的伤口而叫嚣。


果然还是好痛。


狛枝闭上眼,又将左手攥紧一些,缓慢做了几口深呼吸,也不管脸上贴着的胶带扯出了一个微笑。


不过为了希望,这也是必要的呢。幸亏做了准备,要不然这幅身体恐怕会因为受不了在无意中露出破绽吧,谜题自然是越复杂越好,一切都是希望的试练……


虽然没有明显的血液流失的感觉,但狛枝仍然觉得冷,体内的热量正被一点一点地抽去。他不知道从自己备好陷阱开始究竟过了多长时间,难捱的等待似是被无限制拉长,就在意识快要消散之际,不远处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在室内不断回响的圣歌声中,狛枝细数着多米诺骨黑白熊的倒地,同时,微微转动着脑袋看向入口处,眼见霎时火光漫天。


啊啊,总算到了这一刻了。狛枝回过头,重新看向了头顶的天花板和悬挂的冈格尼尔之枪,四肢传来痛感,左手似乎已经失去了感知能力,不过,可以确定一切都能按照他计划的那样进行。


这便是我的谢幕了。


我期待着你们的行动,也绝不轻易原谅你们的所作所为,我这无用的才能也许会带来一个与我所希望的完全相反的结果,不过,这都与将要就此退场的我无关了吧。


接二连三扔向狛枝的灭火器应声破碎,混在其中的烈性毒药化作气体沉降在狛枝周围,他在一片紫色的迷雾中安详闭眼,在感觉自己身体逐渐变轻时,被尖锐的重器贯穿而按回地面,如坠深渊。


我在绝望的尽头等你。


-END-


2017.04.28. 狛枝凪斗生日快乐。

第二弹

算是一则自戏?

-对这个角色而言,一段重要的相遇



晴天碧浪,金色的沙滩,结实的椰树,哪里都透着典型的南国海岛气息。

摆弄着电子学生手册,并同时和闪耀的超高校级的大家各自做了自我介绍,暂时将内心因突如其来的状况而升起的不解抛之脑后,却发现另一边脸色苍白的家伙,似乎尚未从剧变中缓过劲儿来。按捺住察觉到的微妙的违和感,接近那个不起眼的希望。就算十分微弱也没关系,只要能够成为希望的饵食那便是有价值的。


喂……听得见吗……?


弯下腰注视着此时躺在沙滩上思绪混乱、脸色也十分低沉的人。


喂,你还好吧?看来你也不大舒服呢。其实我也……不,大家也都一样。因为,突然之间就被卷入这样不可理喻的事态中……你在听吗?


眼前人的眼神渐渐清明,看向了这边,然而从沙滩上爬起来后依然眉头紧皱,手握成拳,说出的话语也很强硬。对这样的反应给予了充分理解,也不觉得这样的举动有什么失礼之处,而很自然地流露出担心的情绪。


总、总不能把脸色这么青的人置之不顾吧……


对方似乎并不在意,表情严肃地观察着周围。一边等待着对方冷静下来理清现状,一边回想着在希望之峰论坛网上得知的信息,却没有一条可以推断出这个人真实身份的依据,是遗漏了吗?干脆直接问本人吧!自我介绍不就是这样的东西吗!


怎么样,差不多也冷静下来了吧?突然间变成这样,会陷入混乱我也很理解,但是,总之先进行一下自我介绍吧。


见对方总算能放下一点戒备,便面露笑容开始了互相认识的第一步。而在进行的后半部分,那个违和感又出现了。他突然沉默,身体颤抖着,就像无法执行指令的程序,只是,他眼底对希望的强烈憧憬并不虚假,一时间无法解释这股违和感的源头从何而来,既然是希望之峰学园所钦定的超高校级,那应该不用担心。


虽然还不清楚状况,但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在即将开始的平淡到无趣的修学旅行里,你会展现出怎样的希望呢?我很期待哦,日向君。



-END-



2017.04.28. 狛枝凪斗生日快乐。

第一弹

《失格》

·复健,名字乱起的,听到什么歌起什么名(……)

·中狛

·没有前后逻辑的一篇爽文

·没有前后逻辑的一篇爽文




狛枝凪斗的音讯从一周前便断了,至今下落不明,唯一清楚的是,最后通讯的地点是组织安排的情报窃取任务的敌对阵营范围内,组织最终判决是将其作为叛徒处理。


中原中也完成了一件稍微轻松的任务后便自行下班了,身披夜色驱车开到最近的落脚点。那是一处简单的公寓楼,他有段时间没去了,楼下有着便利店和自动贩卖机,倒也方便。中原停好车,打算先来罐饮料解解渴,正当他的目光在商品间流连的时候,余光却捕捉到了一个眼熟的身影,中原心中有疑,便悄身跟了上去。


中原自认动作很快了,但是那个人影似乎意识到身后的跟踪,一晃眼闪进了拐角的另一个巷子,然而来不及逃离的风衣衣角只会让中原加快步伐。到底是训练有素的体术高手,不消一会儿中原便捉住了企图逃跑的猎物,他抓着对方的肩甩劲儿摁在墙上,只手绞紧了他的衣领。


“被我抓到算你倒霉啊,束手就擒吧。”等伸手扯下那套在头上的连衣帽,中原不禁噤声皱眉。


暴露在月光下的脸无疑是狛枝凪斗的,但真正让中原在意的,是这人脖颈上发黑的针孔。


狛枝毫无血色的脸在月光下愈显苍白,灰绿色的眼非常干净,同时又十分的空洞,在脖子被绞紧呼吸不顺之际却无动于衷,方才被甩到墙上也似乎毫无感觉,然而中原察觉到了狛枝的呼吸频率的确加快了些许。


再这么僵持下去也只是浪费时间而已,考虑到这一点打算松开手的中原,下一秒便阴沉了脸色。对面的那张脸摆出了一个笑容,那笑容无可挑剔,可就是让中原感到不舒服。


最终把他强制带回了公寓的中原毫不客气地扒掉了狛枝的风衣外套,所见的手臂除了同样的多处针孔,还有被紧紧束缚后留下的痕迹,中原又一把掀起狛枝的里衣,果然也有疑似被施暴过后的淤青。狛枝在这样的身体检查里一句话也不说,任其摆布,安静得不像话,然后他被扔在沙发上,闻着窗边飘来的淡淡烟味,四下打量着。室内家具不多,但都很整洁,狛枝起身来到衣柜前打开,里面挂着几件换洗的白衬衫和黑西裤,没有什么特别的。


“喂。”


听到声音的狛枝合上衣柜门,注视着中原朝自己走来。


“能说话吗?”


狛枝有一瞬的茫然,眨了眨眼。


中原提醒自己稍微收敛一点,但审视的目光仍然锐利,不想放过任何一点破绽。狛枝与那双泛着寒意的双眸对视着,摇了摇头。


中原习惯性地皱了眉,接下来的一连几个问题,无论是关于组织任务的事,还是关于施加在他身体上的暴力,都得不到想要的情报——对于那个敌对组织进行非人道的人体实验一类的传闻中原也是有所耳闻——米白发青年的一举一动都太过坦荡,找不到一丝古怪,如果不能说话,施以拷问也是徒劳,何况中原并不想这么做。


“……那你还记得你是谁吗?”


中原自暴自弃般问出这句话,原本不期望能有什么出乎预料的变数,他甚至能想象狛枝弯笑着眉眼做出不变的答复,但是狛枝的表情凝固了,与之相对的,那双灰绿色的眼却爬满毫不掩饰的扭曲恶意,霎时间让中原想要条件反射般跳起来一拳揍上去,然而顷刻间,那些恶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不合时宜的羞赧与一派无辜。


狛枝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不过纵使他还记得自己是谁,就目前所需的情报而言也没什么意义。


到了晚上,两人用完晚餐便各自睡下了。睡前中原查看了情报部发在他手机上的敌对组织情报,在浏览到人体实验似乎对人格有着毁灭性的伤害时扭头看向了睡在一边的人影,连手机暗了也不改姿势,不知在想什么。就在这时手机突然亮了起来,是总部那边的来报。狛枝负责情报窃取的敌对组织的海外分部股市崩溃,高层人员接连遭遇意外或是离奇死亡,与之有联系、对港口黑手党虎视眈眈的敌人也受到了牵连。中原不可思议地盯着手机上的文字,并下意识断定,这不过是个开始,而这一串连锁反应的源头正在横滨的某处安稳睡着。


中原感到一阵报复的快意后,放下手机进入睡眠。多年如走刀锋的生活使得中原早就养成了浅眠的习惯,他估摸着时间大概走过了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两个半小时,直到他意识到有什么东西爬上了他的床铺,于是翻了个身睁开眼。


狛枝双手离他不远,单条腿跪在床沿,是个刚要爬上床的姿势,被发现了也不觉得尴尬,干脆爬上去坐在了他的身边,低垂着眉眼看他,漾开嘴角柔柔笑着。


“大晚上不睡折腾什么呢,沙发睡着不舒服吗?”


“并没有觉得不舒服。”


“那就赶紧去睡,现在不想陪你闹……你这不是能说话吗!”


中原伸出手糊了狛枝一脸企图推开他,却让狛枝握住了。就寝而脱下手套的手被握在凉凉的手心里,几不可闻地颤抖了一下,又被贴在没什么热度的脸颊上慢慢摩挲,蹭到的柔软发丝莫名令中原心里微微发痒。


“只是一点小把戏而已,而且中原君太心急了嘛。”狛枝的笑沁着温柔,虽然淡薄,但偏让人生不起气。


“虽然在一开始的身体检查里,中原君就趁机搜过一遍了,但是我的衣服有个内袋,你要找的东西就在那里,不过我把它藏起来了……”


“你把它藏哪儿了?”中原打断狛枝的话,皱着眉,用眼神示意逼迫着狛枝交代清楚。


“在中原君绝对找得到的地方。不要生气嘛,深呼吸,这只是一个小把戏我说过了吧?”


中原顿时觉得对人格有毁灭性伤害什么的简直就是笑话。


他顺着尚未收回的手卡住了对方的脖子,将高他一个头的青年压在床尾。


“你从一开始就在耍我是吗?”


“我有没有在耍你,中原君心里很清楚吧。”


周围很暗,但不妨碍中原凭着良好的夜视能力将身下这张脸仔仔细细审视一遍。他的表情平静又坦然,挑不出毛病,真诚得令人不快。


在小巷里摆出来的那个笑容不是假的。


到现在为止的一举一动、神情变换不是假的。


一切都显得非常真实,看不出演技的成分。


真的没有在骗他吗?


“我是来给中原君说晚安的。”


“……啊?”


没有料到会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中原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因为说不定,是最后一次了。”


狛枝慢慢说着这句话,语气缱绻温柔,眼睑也随之一点点阖上,昏睡过去。


好笑又气极地看着这一幕的中原,一边拍着他的脸一边叫唤着他,还是没把他弄醒,在目光逡巡到黑洞洞的针孔上时,却是突然没了脾气,鬼使神差般抚了上去,等回想完毕狛枝到现在为止的举动,才收回手。


脉搏平稳,心跳没有加速的迹象。


不想趁人之危,不过为保险起见,中原起身从床头柜子的抽屉里拿出一副手铐,将自己与狛枝铐在一起,跟着在床尾一并睡去。


第二天清早,中原是被手机的震动声惊醒的,他摸到手机打开简讯。


——这样真的好吗?


这个问题他早就已经想过了,也完全明白这也是无可奈何的既定结局。


——留他一晚算是还了,两清。


发完简讯,中原还没来得及想到昨晚久违的深度睡眠,就发现本该铐在床上的另一个人早已不见踪影。


他翻身下床,随手从衣柜拿出一件黑西裤换上,接着看向手机地图上缓慢移动的红点——他在狛枝身上藏了一枚发信器——确认了一下红点坐落的大体位置后便把手机揣进裤兜里,出门追人。


原本是这样的。


中原感觉到了什么,从裤兜里掏出了两样东西。一个小巧朴素的U盘和一张小纸条,纸条上字迹不清,但还是能辨认出是什么内容。


——我知道你哦。


他忽然明白了那晚月色下的笑容究竟意味着什么,但很快,中原便略带烦躁地将其从脑海中抹去了。


在驱车追踪了一个多小时后,中原总算找到了一直在河里移动的目标。他往前开了好一段距离,动作利落跑下河堤做好了拦截顺流而下的目标的准备。不一会儿,中原拖出了脸朝下埋在河里浑身湿透的狛枝,不管自己打湿了的衣裳和手套,打算联系人过来进行清理工作,然而突然进来的一则新闻先夺走了他的吸引力。


狛枝负责情报窃取的敌对组织总部发生了性质恶劣的大爆炸,正是上班的高峰期,伤亡人数不下百人,损失预计上万,目前仍在统计中。


与冰冷的文字相对的,早已没了呼吸的狛枝如同一个精细雕刻的人偶静静地躺在那,究竟是怎样痛苦而绝望的意念驱使他甘愿赴死除了他已无人知晓了,调动他行动牵动他思想的丝线自始至终只掌握在他一个人手里。


中原盯着狛枝看了半晌,伸手除去了缠在白色发丝上的水藻,又随手捏碎了口袋里那张皱巴巴的纸条。


——你究竟知道我什么。他还想这么问来着。


---END---



--狛枝知道中也有着一套自我的善恶观,不会放任有人在他面前自杀;知道中也有恩必还有仇必报;知道中也独特的温柔之处;知道中也一定会因自己的幸运拿到他藏在衣柜里的东西


--狛枝人格其实受损了,但是能够自以为的自我控制,就像多重人格一样,有一个上帝视角切换出不同反应不带喘气(...)但是其实只有一个人格,所以都是真实的,不是演技


--这一回狛枝的恶意指向了他自己,所以他死了(...)狛枝不知为何而活,但是心里清楚他还有什么使命没有完成,他知道怎么去完成知道自己拥有的才能,等达到目的的时候,就是他的死期


突然就想苏中也

就想苏中也


推荐BGM: Antonin DvorakHumoresqueGes-dur op.101 Nr.7

          Franz SchubertAve Mariaop.52 Nr.6



中也颇有无奈地扯了扯唇角,然而只是按了按自己的宝贝帽子,手上调音的动作一点也不含糊,待准备工作完毕,他便仰头活动了一下脖颈,将小提琴稳稳架在肩上,不消一会儿,细腻的琴音从巧而精致的乐器中传出来。


不知是否是中也有意为之,他的演奏与平常的喜好有着不小的反差,虽然无可否认中也骨子里杂糅着的诗意,但这仍让听者们感到小小惊讶。安静演奏着的中也周身带着一种令人忽略不了的气场,他在无意中就站在了舞台的中心。中也的眼神掩藏在了帽檐的阴影下,瞧见的是搁在琴上弧度漂亮的下颚,以及散落在琴上的几缕蜜色的发。那琴音缱绻而温柔,使得听者们不约而同地放松下来,欣赏着这美妙而静谧的景色。


正当听者沉浸在柔和浪漫的氛围中时,中也的演奏有了微妙的变化。他动了动脑袋,巧妙地变换了一下角度,主动将目光从帽檐下释放出来。中也的指尖在琴弦上轻巧移动着,琴音也随之变得轻快起来。如果说方才的演奏恍若在月光下,那么此时便是沐浴着清晨的阳光,甚至能嗅到露水的湿气。中也的动作逐渐放开,却也不失优雅,好看的眼睛里是跃动的光,仍是熟悉的张扬肆意。


即兴演奏完毕,中也收下小提琴于身侧,另一只手摘下帽子搁在胸前,朝前弯弯腰,额前的刘海顺势滑下,他索性闭上一只眼,嘴角沁着温和的笑。


“您还满意吗,爱丽丝大小姐?”



--------------------------------------

献丑了,感谢阅读。